律師文集

淺談情事變更中擔保人可訴權保護

作者:匿名 日期:2018/11/07

在擔保期間,債務人可能出現經營管理不善,嚴重虧損,抽逃資金,逃避債務等現象。人若不積極、不主動最大限度地行使其追償權,將會給擔保人的合法權益帶來損害。此時,擔保人確實難以通過法律來保護自己,只能處于被動狀態。就目前而言,《擔保法》及最高院對該法的解釋也沒有作出明確規定。因此,擔保人可訴權保護在法律上規定相當薄弱。筆者試就情事變更中擔保人可訴權保護的相關問題進行探析。以供理論界作進一步研究和探討。

一、情事變更中擔保人可訴權保護不足的法律缺陷。

《擔保法》對擔保人而言,更多的是擔保義務方面的規定,在享受權利方面,除了責任免除和破產案件中可以行使預先追償權外,其余沒作更多的規定。因此,從立法結構上看,擔保人合法權益保護存在著不足的一面。特別是在債務人出現經營管理不善,嚴重虧損,或者債務人有意出逃規避債務等行為時,擔保人就沒有起訴權。此時,債權人若怠慢行使訴權,擔保人則無法主動尋求法律保護,可能會直接損害其合法權益。不難看出,在發生情變更時,《擔保法》對擔保人一時難以履行擔保義務而代位行使訴權問題是沒有作出規定的。實踐中,擔保人只能坐等待斃,只有履行了擔保義務以后,才能獲得追償權。所以說,這從一定意義上講,打擊了第三人提供擔保的積極性,根本不利于市場經濟體制下的資金融通和商品流通。筆者認為在發生情事變更時,擔保人如何有效對被擔保人和債權人進行監督和行使可訴權,從理論上是值得探討的。因此,《擔保法》對申請訴前保全、申請訴訟保全以及要求法院予以查封、凍結等方面的可訴權內容有必要作出明確規定。這樣才能確實保護擔保人的合法權益。

二、情事變更中擔保人可訴權保護的原則。

基于擔保人可訴權保護在法律上存在著缺陷,為了能夠充分保護擔保人行使監督權和可訴權,可以把握好以下幾個原則:1、要保護債權人合法權益為前提原則。因為擔保合同是依附于主合同而存在的,《擔保法》制定的目的就是為了促進資金流通、保障債權的實現。因此,保護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應當放在首位,其次,考慮保證人合法權益,這是個根本前提。2、要考慮擔保人權利義務平衡原則。從《擔保法》的立法結構上看,對擔保人義務方面規定則多于權利方面規定,很明顯,在權利方面僅是對擔保人部份免責權和特定時追償權作出普通規定,在擔保期間發生情事變更時,擔保人如何保護自己合法權益,行使代位可訴權,《擔保法》則沒有作出具體的規定。此外,實踐中,擔保人還享有收益權、監督權等等,法律也沒有加以明確規定。因此,從法律上明確規定擔保人代位可訴權等權利,是符合《民法通則》的權利義務一致性原則精神,是有其一定的司法意義。3、要堅持使用公平合理原則。擔保人在提供擔保時是無法預見將來的情形,被擔保人有意造成合同無法履行,或者是債權人過錯的原因,應當適用公平合理原則,責令他們承擔相應的責任。這樣可以促進擔保人對被擔保人和債權人進行充分監督,減輕擔保人無過錯情況下的民事責任。因此,引用公平合理原則,可以減少擔保人損失,保護其合法權益。是符合《民法通則》立法原意的。在實踐操作中,我們應當依據《民法通則》第59條第1款第2項顯失公平的規定,支持擔保人變更、解除合同或者維護其行使訴權的權利。4、最大限度保護擔保人對被擔保人和債權人行使監督權利原則。要從保護擔保人合法權益角度出發,讓擔保人對債權人和被擔保人能夠充分、有效地行使監督權,避免出現債權人和被擔保人人為消極或惡意情形,最大限度減少擔保人的合法利益受到損害。以鼓勵無償提供擔保第三人的積極性。5、堅持使用擔保人發生情事變更時責任免除原則。從法律上明確擔保人免除責任情形,是很有必要的,對實踐中也便于操作。筆者認為責任免除可分為兩種情形:一種是擔保合同中的事先約定。即在發生情事變更事由時,債權人不積極、不主動行使追償權等原因,系債權人的過錯,導致擔保人所承擔的擔保責任難以挽回的,擔保人的擔保責任可以部份或全部免除。另一種是從法律上規定一定事由,擔保人可以免除部份或全部擔保責任。也就是發生情事變更后,債權人消極或惡意造成擔保人無可挽回的損失,擔保人的擔保責任可以全部或部份免除。

三、情事變更中擔保人行使可訴權的內涵。

擔保人自愿簽訂擔保合同后,隨著債務人經營狀況出現虧空,或者出現債務人抽逃資金、逃逸規避債務現象時,債權人明知不積極、不主動向債務人最大可能追回債務,此時,擔保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應當予以受理。這樣擔保人可以通過訴訟渠道督促債務人履行債務,以最大限度減小其損失。在擔保人提起訴訟過程中,擔保人享有申請保全權利,也就是對于因被擔保人的行為或債權人的原因,可能造成判決難以執行或者擔保人合法權益將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時,擔保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訴前保全或者申請訴訟保全,法院應當根據所提供擔保情況作出財產保全裁定;在訴訟過程中,擔保人若沒有提出申請的,人民法院根據需要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并責成其提供擔保。在擔保人行使可訴權過程中,擔保人應處于原告訴訟權利地位,享有原告各項訴訟權利。只有賦予擔保人這樣訴訟權利,才能將擔保人的合法權益真正落到實處,才能提高第三人提供擔保的積極性。

四、情事變更中擔保人行使可訴權時,法院對主體確定及其責任承擔問題。

在情事變更中,擔保人向法院提起訴訟,擔保人應處于原告地位,享有原告訴訟權利,被擔保人、債權人應列為共同被告,只要原告能夠舉證證實債務人出現經營管理不善,嚴重虧損,債務人有意出逃規避債務事實存在。或者出現上述情形,債權人不積極、不主動最大限度地行使其追償權,甚至帶有惡意的,可能造成擔保人承擔難以挽回的擔保債務的責任。只要上述事實存在,法院就可以在判決被擔保人償還債權人債務同時,責成債權人承擔相應的部份或者全部的擔保責任,擔保人則可以免予部份或全部擔保責任。審判實踐中,也可以將被擔保人列為被告,債權人列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在無法認定債權人有無違反公平合理和誠實信用原則前提下,即債權人存在無過錯的情況下,應判決被擔保人支付債權人債務,并由擔保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五、人民法院在審理情事變更中擔保人起訴的案件應注意的問題。

1、應注意把握好擔保時效中斷問題。在擔保糾紛案件中,無論是一般擔保,還是連帶責任擔保,債權人在保證期限內向擔保人主張債權,有這樣情況,擔保人口頭或書面向債權人承諾,同意在一定時間內承擔擔保債務,但在許諾期內,超過六個月擔保期限后,擔保人向法院起訴。對于這種情況,應推定為發生保證時效中斷或者視為重新提供擔保,這是毫無疑問的,但在許諾期限內,擔保人將發生情事變更的情況告知債權人,債權人有過借的,也應視情況不同,責成債權人和擔保人分別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

2、應注意保護擔保人最大限度行使監督權問題。從擔保人為債務人提供擔保起時,擔保人就享有對被擔保人和債權人進行監督的權利,直至其擔保責任免除。為了充分保護擔保人行使該項權利,在審判過程中,應注意兩個方面問題,第一,要保護對債權人進行充分監督,債權人若不積極不主動,或在簽訂擔保合同后惡意患通,致使擔保人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擔保人的擔保責任可以部分或者全部免除,第二,要保護對債務人進行充分監督,直至最大限度地兌現擔保人所擔保的債務。只有按上述進行操作,筆者認為才符合擔保人提供擔保的出發愿意。

3、應注意擔保人可以行使問題。

擔保人在保證期間,或在主債權履行期間屆滿后,若債權人明知債務人經營狀況的險惡或者債務人有意逃避債務的跡象,且保證人還向債權人提供了債務人可供執行財產的真實情況,而由于債權人的放棄或者怠于行使權利,將造成保證人日后難以實現其擔保的債權時,擔保人即可替代債權人對被擔保人在其所擔保的債權范圍內行使訴權。但應注意,擔保人行使代位權,目的是為了化解自己所擔保債權難以實現的風險,從而保護債權人和擔保人的合法權益。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