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合同顯失公平判定的案例分析

作者:匿名 日期:2018/11/22

在買方占主導地位的情況下,許多承包商為了獲得工程,在合同訂立時做出有損公平原則的讓步,但在隨后的合同履行中卻引發了大量的合同糾紛。因此,工程合同顯失公平和公平原則的運用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

【案例】

案例說明2001年3月,A公司為建廠房進行了公開招標。《投標須知》中明確了工程范圍為:“依據工程圖說完成工程工作所需之人工、材料、設備、安全設施、管理費、稅金等一切費用。且報價由各施工單位公平競爭,最后得標單位標價即為工程總造價。本工程完工后若無增減項目,不另行決算。”各投標方進行了投標報價,其中B公司的投標價為:土建工程12188221元,安裝工程3969817元,合計16158038元。B施工單位為獲得該施工任務,向A公司出具《承諾書》愿將自己的投標報價壓低至1250萬元。A公司與B公司達成一致意見:由B公司以1250萬元承包A公司的廠房土建和安裝工程。在合同簽訂后施工過程中,B公司發現該合同價格低于成本價,且在A公司指定的材料供應商又抬高了價格的情況下,于是向A公司要求提高合同價格。雙發各執己見,2001年12月4日,B公司向某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A公司補償工程價款2567575元。

該案件的審理經歷了一審和二審,兩次判決的結果截然相反。一審認為雙方的合同條款違背公平、等價有償原則,顯失公平,依法應予撤銷。B公司起訴要求A公司補償合同價與成本價之間差額2567575元,依法應予以支持。工程其余部分雙方應按實際發生的工程量按實結算。遂判決:撤銷B公司與A公司于2001年4月25日簽訂的合約書中關于合同價款1250元條款,A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B公司支付合同價與成本價之間差額2567575元,其余部分工程造價按實結算。而二審認為《合約書》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并不違反法律規定,應為有效合同,因此認定雙方簽訂的合同有效不構成顯失公平,B公司面臨的風險應視為商業風險。

法律分析本案例中,在訂立合同時各方為追求各自利益以及考慮問題的角度有所偏差等因素破壞了訂立合同的基礎即公平原則,導致了一方或者雙方的利益受損。該案例并不是一個個案,在目前的建筑市場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該案例涉及了關于合同公平原則中的顯失公平問題。對此問題的分析,需要從法律有關規定來看。

【分析】

合同公平原則的法律規定。

《合同法》第五條中明確規定:當事人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各方的權利與義務。所以,合同條款的訂立與履行以及糾紛的解決都應該本著公平的精神以保護當事人的權利。對于建筑工程合同,公平原則還體現在:在招標投標活動中應遵守公平的原則進行;訂立合同時應兼顧雙方的權利與義務,合理分擔風險,避免利益或者風險一邊倒的問題出現;制定合同條款的一方有義務對格式條款進行說明,并且采取合理的方式提醒對方相關的重要條款以避免造成對方的不知情或者缺乏經驗而造成的損失;在合同履行時,合同的約束力是對雙方而言的,而不是針對某一方;在解決爭端時應體現公平的精神。

顯失公平合同的法律特征。

作為公平原則在法律體系中的重要表現之一,當一方當事人利用優勢或者利用對方沒有經驗,致使雙方的權利義務明顯違反公平、等價有償原則的,可以認定為顯失公平。我國顯失公平的建立始于《民法通則》,另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千問題的意見》第72條也做出了有關的規定。而在《合同法》第54條中同樣規定“在訂立合同時顯失公平的合同,當事人一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合同。”一般地,顯失公平合同主要是在合同訂立時,一方當事人利用地位或經濟上的優勢或者對方毫無經驗而簽訂的合同。其特征包括三個方面:合同在訂立時不公平的事實就已經發生了;這種不平等關系比較明顯;該類合同主要是指有償合同,對于無償合同就無所謂公平與否。只有同時滿足符合這三個特征時,合同才可認定為顯失公平。

工程合同顯失公平的判定條件。

一是在合同訂立時雙方的利益關系出現了嚴重的不對等。這是一個量的分析。對于工程合同,主要表現在合同價款明顯低于成本價,即一方的利益已經遠遠超過了法律所保護的范圍。法律旨在維護市場的公平交易,然而在變幻莫測的建筑市場中,由于所受的影響因素繁多,因而市場行情常常容易引起變化,盈虧賺賠是自然規律,但若是在合同訂立之后由于未預料到的風險因素,如物價上漲所導致的虧損就不能被認定為顯失公平,所以這就要求建筑企業能夠勇于和敢于承擔市場風險。二是利益受損方是在缺乏經驗或者處于不利地位,并且被對方利用該弱點的情況下訂立合同的。這是一個主觀上的分析,也是判斷是否構成顯失公平的關鍵。在所謂的由買方主導的建筑市場中,承包商地位上的劣勢不能一概地認為自己處于不利地位而使得整份合同顯失公平,否則將擴大了顯失公平的適用范圍。另外,判斷利益受損方是否是被對方利用或者是在被動情況下訂立合同的將是判斷顯失公平是否成立的難點。它應當與欺詐、乘人之危、重大誤解以及情勢變更相區別。

以上兩點是工程合同顯失公平的主要判定條件,在實踐操作中還需要對兩者進行度的把握。只有遵守市場規律和法律的規定才能更好地判定問題。本案例中,一審認定雙方的合同違反了公平等價的原則屬于顯失公平范疇的主要原因是過于追求合同結果的表象即雙方的利益關系。但是卻忽略了造成承包商B公司處于被動狀態的原因并不是在簽訂合同之前就出現的,而且利益受損方B公司并未能證明自身是在缺乏經驗或不利地位的情況下,并被對方利用而簽訂該合同的。所以,可以看出一方利益受損并不意味著就形成顯失公平。

工程合同顯失公平與商業風險。

本案例也是一個涉及顯失公平與商業風險區別的典型案例。本案二審認定兩家公司之間的爭議不屬于合同顯失公平的范疇,而是商業風險問題。主要依據是,一方面兩家公司合同的簽訂并不是基于發包商A公司是利用其自身優勢或者對方沒有經驗即所謂的“霸道主義”等手段的情況下;另一方面合同價低于成本價的主要原因是市場價格的變動,而且還在于B公司自身對整個工程的把握不準確,特別是投標前期時對工程的分析與把握。可以看出,判斷是否屬于顯失公平問題,若僅僅從字面上的意思或者將該問題作為獲利的手段來理解將會扭曲整套合同原則在法律大環境下的效力。

如何來防范此類問題呢?

該案例中B公司實際是風險識別與防范上的失敗,如對市場原材料價格風險的評估不足等等。這也告誡了無論是承包商還是發包商,風險的出現不應局限地歸為某一方的責任,而是應該盡早地識別各風險因素以及采取適當的防范措施,同時在簽訂合同時雙方應合理地對風險進行分擔,這樣才是合理獲益的正確渠道。因為建筑工程一般投資大、時間跨度較長,風險的分擔將直接影響到工程的投標報價、項目實施,直至最終的爭議解決。而合理地分配風險,最大限度地體現公平的原則,是任何一份合同的基本目標。例如FIDIC合同一直本著“將每一個風險都分配給能夠更容易控制它、承受它、處理它的一方”的風險分擔原則。同時根據工程項目的不同特點以及發包商與承包商在項目建設中發揮的不同作用,在條款的制定與風險分擔機制上做出了不同的約定,這均體現了合同的公平原則,保證了雙方的風險收益,真實地反映了風險與收益成正比。

本案啟示對于工程的發包商與承包商來說,均不應該將公平原則作為利益的代價,而應將它作為自己利益的維護方式。作為合同成立的基礎,公平原則的本質是一種價值觀的體現,是對個人、團體、組織、國家利益的保護。在建筑工程合同中,雙方以平等的地位建立相應的經濟關系以謀求各自的利益。對于弱勢一方,公平原則是其權益的保證,而對于優勢一方,公平原則則是其權益的保持,然而這只有在雙方將該原則運用得當的情況下才發生的。

我國建筑工程合同的公平原則不僅要重視形式上的公平即雙方法律地位的平等,還應該是實質上的平等,即實際利益的平衡。這符合人們對社會物質發展水平的需要。形式上的公平是公平原則的基本要求,是公平原則的概念化、法律化;而實質上的公平是公平原則的最終要求,也是公平原則的物質化、可視化。只有充分保證法律地位的平等以及利益上的平衡才能實現合同順利的履行。

所謂原則上的讓步,只能帶來表面的利益,同時也是一個陷阱。對于承包商做出了讓步,雖然得到了項目,隨之帶來的是某些權利與利益的喪失;而對于發包人來說,雖然表面上獲得了成本的降低,但一旦承包商無法承擔這種讓步帶來的風險勢必會對整個工程的質量、工期、費用造成不利的影響。讓步是雙方合作必要的條件,但讓步的關鍵是合理與對等,而且這種讓步應該是建立在一方雖處于劣勢卻不受壓迫或者沒有因無相關經驗的情況下產生的。

在建筑工程中合同的糾紛中大多是來自價格的公平問題,這也是公平原則物化的一個體現。利益是雙方關注的重點,也是確定其公平性的難點。一般地,判斷合同價款是否公平常用成本價來衡量,然而成本價的確定方法卻不盡相同,與此同時尋求一個科學的方法還有待商榷。因此對利益或者合同價款判定公平與否給法律的裁決帶來很大的靈活性。所以為達到滿意的公平,還需要合同雙方的觀點盡量達到一致,保持一種雙贏的心態,那么自然公平的理念也就會隨之而來。


JBO